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澜沧江畔:8天7夜围歼武装毒贩

发布日期:2022-08-05 14:23   来源:未知   阅读:

  8月30日,临沧地区凤庆县公安局禁毒大队3名民警在该县鲁史镇黑山门设伏堵击毒贩时,发生激烈枪战,凤庆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吴光林牺牲,中队长陈志云负伤,毒贩王江伟身中3弹,挣扎着逃入密林,另一名毒贩李龙宝乘乱脱逃。

  8月30日21时30分,武警临沧地区支队接到临沧地区公安局局长陈新刚打来的紧急电话,要求支队协同抓捕两名武装贩毒分子。支队长刘景波立即带着21名官兵紧急出动,赶赴案发地点鲁史镇黑山门,和公安民警一起展开围捕毒贩的行动。

  提起追捕毒贩李龙宝的8天7夜,一向沉默寡言的武警临沧地区支队一中队战士胡云波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那几天,我们就像野人一样,最想吃一顿饱饭。”

  当时,两名毒贩一伤一逃。胡云波和战友们顾不得一夜急行军的劳累,8月31日凌晨6时就和公安民警一块儿,对以案发地点为中心的山林展开搜索。一个多小时之后,被击中3枪的毒贩王江伟在离案发地500多米的密林中被擒获。然而,另一名毒贩李龙宝却毫无踪影。

  “一定要擒获毒贩,以慰牺牲民警的在天之灵!”指挥部里,陈新刚局长和刘景波支队长仔细研究地形,下达了搜捕命令。参战的武警官兵们被分成10多个战斗小组,协助公安机关对渡口、桥梁、村寨、山林等地展开搜捕行动。胡云波被分到第一组,负责沿澜沧江逆流而上,对周围村寨、山地进行搜索。

  9月的澜沧江边天气变幻莫测,江边山高林密,根本没有现成的路可走,地图上直线距离才五六公里的路程要走半天才能到,连当地向导也常常走错路。胡云波和战友们就在这样复杂的地形里搜索了整整7个昼夜,日平均行进40余公里,紧紧咬住了狡猾的毒贩。

  由于附近地区人烟稀少,经常走半天也碰不到一户人家,胡云波和战友们深深感受到断粮断水所带来的困扰。干渴难耐时,他们喝过农田里的水,喝过老乡放牛的泥塘水。“那几天,我们什么水都喝过。”胡云波说。

  断粮比断水更折磨人。追捕过程中,干粮很快就吃完了,有时一整天也吃不上一顿饭。好几次饿得头昏眼花,连走路都没有力气时,胡云波就暗自鼓励自己:“再挺一下,犯罪分子也和我们一样艰难,坚持到最后就能胜利。”

  最令胡云波感动的是,一次半夜敲开一户农家的门,老乡听说是缉毒的武警,赶忙起来烧火做饭,把家里惟一的一只鸡给杀了,临走时还死活不肯收钱,并走了十多公里山路,把他们送到江边渡口。“靠着老百姓的帮助,我们才能坚持到最后。”这是胡云波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线时,胡云波和战友接到通知,连夜赶往永新乡对毒贩进行最后的合围抓捕。当刘景波见到分别多日的胡云波时,发现他又黑又瘦,差点认不出来了。

  张老汉:我把毒贩引进了包围圈临沧地区公安局长陈新刚说:“没有群众的配合,也许抓捕工作还要持续更长的时间。”永发村村民张老汉的举报,使整个围捕工作出现了重大转机。

  9月6日19时,凤庆县永新乡永发村村民张老汉正在江边的石头房附近干活,赫然发现一名中年男子向他走来。曾经当过兵的张老汉惊异地看到,男子肩上扛包,右手斜插在腰间皮带上,紧紧握着一把五四式手枪。张老汉立即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公安机关正在通缉的“8?30”特大武装贩毒案中的在逃嫌疑犯李龙宝。几天来,公安民警、武警官兵走村进寨的宣传和大规模的抓捕行动,已经让该案在这片地区家喻户晓。

  “老乡,我好多天没吃东西了,想用一包白粉换你一顿饭吃。这可值3万多块钱呢。”这名男子毫不掩饰自己的来意。为了稳住毒贩,张老汉一口答应下来,并对他说:“鸡倒是有一只,可我这里没米了。这样吧,你先杀鸡,我回去拿米,让你好好吃一顿。”

  其实,张老汉的石头房内就藏有大米。那人看着张老汉一副财迷心窍的样子,便点头同意了。张老汉迅速赶回家中,让儿子去公安机关报信,自己拿了米后赶回石头房稳住毒贩。

  接到张老汉儿子的紧急报告后,一连几天没合眼的刘景波和凤庆县公安局局长陆吉飞火速带领公安、武警赶赴永发村,悄悄完成了包围。由于举报人张老汉还在房子里,前线指挥组制定了“围而不捕,引蛇出洞”的战术,静待天亮。

  张老汉带着米回到石头房后,更增加了毒贩对他的信任。吃饭时,这名男子坦言自己就是李龙宝,这几天来东奔西跑,一直想摆脱警方的包围,可是公安民警和武警官兵防守严密,一直没有机会,今天终于饿得受不了了,便出来找吃的,并寻机渡过澜沧江。

  当天夜里,狡猾的李龙宝紧握手枪,与张老汉寸步不离,一直坚持睡在门口,以便随时逃跑。一次,门外传来一声轻微的枯枝折断声,惊醒的李龙宝马上拔枪在手,并用手电四下乱照,察看动静。张老汉镇定自若地说:“山里风大,吹断枯枝是常有的事,你别担心。”张老汉和毒贩一直挨到了天亮。

  7日清晨,毒贩吃完早饭后,张老汉将他送出了门,并指着一条通往包围圈的路说:“你往这边走,没人会看见。”李龙宝与他挥手告别,踏上了不归路。

  刘景波:我能看见枪口的硝烟右臂粉碎性骨折,至今还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的武警云南总队临沧地区支队支队长刘景波上校,对发生在9月7日清晨的激战还历历在目。

  “毒贩开枪的一刹那,我能清楚地看到枪口冒出来的硝烟。”说起中弹的那一刻,刘景波没有丝毫的害怕。

  当天正好是刘景波44岁的生日。妻子一早发来的“祝你生日快乐”的手机短信,他直到入院后才看见。

  9月7日,追捕在逃毒贩李龙宝的战斗已进入第八天。此前,狡猾的毒贩东躲西藏,一直没有踪迹。然而,随着包围圈的进一步收紧,李龙宝终于在临沧地区凤庆县永新乡永发村露出了“尾巴”。

  9月6日21时,得到线”专案组指挥部立即调集公安民警、武警官兵70余人,于7日凌晨出发,火速赶到现场形成围控。

  由于担心毒贩看见火光后逃跑,刘景波在离石头房两公里外就命令部队:禁止使用火把、电筒。黑夜里山路崎岖难行,稍有不慎就可能掉下深谷,被汹涌的澜沧江吞没,刘景波和突击组的民警、武警战士们手拉着手摸黑前进,一路上也不知摔了多少跟头,突击组队员的衣服大都被磨破了。

  凌晨3时30分,刘景波带领突击组抵达离石头房50米处的预定地点。然而江边雾大,连房子的轮廓都看不清,刘景波又带领4名突击组官兵匍匐前进到离房子30米处隐蔽下来,完成了对毒贩的包围。

  凌晨7时15分,一名陌生男子背着一个黑色背包,离开石头房进入了伏击圈。一位民警向他喊话:“站住!李龙宝,我们是公安,请你接受检查!”话音未落,这名男子抬手就是一枪,掉头就往包谷地里跑。刘景波果断命令狙击手开火,毒贩中弹后猛地一个趔趄,扑倒在一颗芭蕉树下。

  李龙宝倒地后,刘景波第一个冲上去,谁知凶残的毒贩挣扎着爬起来,对着他抠动了扳机。刘景波下意识地一闪,随即感到右臂一阵剧痛,倒在了距离毒贩不到15米的地方。子弹击中刘景波的手臂后,又从凤庆县公安局局长陆吉飞的左腰边穿过,将陆局长的衣服打了个洞。面对顽抗到底的毒贩,参加围捕行动的武警官兵立即开枪反击,将毒贩李龙宝当场击毙。

  8天7夜的斗智斗勇终于以胜利告终。“8?30”缉毒案中,共缴获“五四”式手枪两支,子弹46发,手榴弹1枚,匕首1把,毒品9000余克。

  9月7日,得知在逃毒贩李龙宝伏法的消息后,吴光林生前的战友们冒雨来到烈士陵园给吴光林献花,以慰英灵。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