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1894年旅顺大屠杀仅36人生还 日军留其埋同胞尸体

发布日期:2022-08-04 19:49   来源:未知   阅读:

  9月17日,在甲午海战发生地山东威海,召开了由海内外学者参加的国际学术研讨会,翻开了那段硝烟弥漫的历史。

  旅顺万忠墓位于辽宁省大连市旅顺口区白玉山东麓,是中日甲午战争旅顺殉难同胞的墓地。

  1894年11月21日,日军攻陷扼守京津门户的战略要地旅顺口,开始了震惊世界的旅顺大屠杀,2万余名旅顺同胞惨死在日军屠刀之下。

  1896年,清政府官员顾元勋主持为旅顺大屠杀殉难同胞竖碑修墓,建立享殿,并亲题“万忠墓”三字。

  1994年,文物工作者在清理万忠墓墓穴时,发现了大量死难同胞遗物和遗骨,如妇女和儿童的佩饰、老人的烟袋嘴儿,还有仅一毫米厚的儿童头骨。这一重要发现,为揭露日军的暴行提供了更加确凿的物证。

  2014年是日本发动甲午战争120周年,每天都有来自海内外的友好人士来万忠墓,纪念殉职的爱国忠烈和被害同胞。

  1894年11月21日清晨开始,日军独眼将军第一师团长山地元治,按第二军司令官大山岩大将部署,指挥所部全面攻击旅顺北侧要塞。日军艰难进入旅顺后,开始了对中国人惨绝人寰的屠杀。日本间谍向野坚一在日记中写道,早在11月19日,日军进犯到距旅顺口25公里的许家窑时,日本军官就命令士兵“见敌兵一人不留”。山地命令屠杀时还特意嘱咐“今后不许轻易对外泄露”。向野坚一后来透露:“在旅顺,山地将军说‘抓住非战斗员也要杀掉’。”

  有了尚方宝剑,日军士兵攻入旅顺口后,开始明目张胆地进行屠杀。日军从旅顺口东端的上沟杀到西端的太阳沟,挨门逐户搜查,不分男女老幼,见人就杀。城里的人杀光后,又搜山杀人。

  1894年11月22日至25日,日军在旅顺屠杀了约2万中国平民。旅顺大屠杀还可从日本外相陆奥宗光的回忆录《蹇蹇录》中得到印证:“此时得免杀戮之华人,(旅顺)全市内仅三十有六人耳,……为供埋葬其同胞之死尸而被救残留者”。

  《大阪每日新闻》随军特派员相岛勘次郎在《从军记》中报道:进入旅顺市内杀人“不计其数,尸体堆积如山。有的俯伏在壕沟里还在呻吟,有的则横尸街头;有的被刺刀刺死在藏身的房内;有的则手握刀剑依石阶倒下;有的半个身子悬在石阶上;有的则仰天倒下死不瞑目;有的半倚着箱柜;有的则倒卧在门槛上;有的死在后院;有的被刀劈于门前。多么悲惨的一幅全景立体画!”

  日军第一师团野战炮兵第一联队辎重兵小野六藏,在1894年11月25日的日记中写道:“看到每家多者十多名、少则二三名‘敌尸’,有白发老爷,还有婴儿一起被打死,白发老婆婆和媳妇手拉手横躺在地,其惨况不可名状。”

  更惨的是有一家炕上躺着一位母亲和四五个孩子的尸体,大的八九岁,小的才几个月,还在母亲怀中吃奶就被鬼子捅死了。许多人都死在自己家门口,他们都是在开门时被鬼子杀死的。死者大多数是老年人和妇女儿童。

  幸存者苏万君说:“日本兵把抓到的许多人用绳子背手绑着,十几个人连成一串,拉到水泡子边上,用刀砍一个往水里推一个。不一会儿又牵来一群人,只见刀一闪一闪,一群人就没有了。”

  1895年11月23日,旅顺海防兵道员顾元勋等接收旅顺完毕后,首先拆除了日军掩人耳目的“清军将士阵亡之墓”木桩,修建了万忠墓,以悼念死难同胞。1896年11月,也就是死难同胞遇难2周年之际,由顾元勋主持了“万忠墓”石碑落成仪式。1905年,日本殖民当局派浪人乘夜将“万忠墓”碑盗走。1922年,旅顺华商公议会重修万忠墓。1948年旅顺民主政府第三次重修万忠墓,门额悬挂匾额“永矢不忘”,碑文明载“死难者凡二万余人”。

  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签订后,清政府在洋务运动中苦心经营的台湾模范省一举被日本攫走,台湾人民失去祖国庇护,遭受长达半个世纪的苦难。为了反抗日本占领,台湾人民开展了流血和不流血的斗争,半个世纪牺牲60万人的生命,台湾人民的爱国情怀,不可谓不深,不可谓不烈。

  据记载,在《马关条约》签字的当天:“凶耗达于台,台人骤闻之,若夜午暴闻惊雷,惊骇无人色,奔走相告,聚哭于市中,夜以继日,哭声达于四野。是时,风云变色,若无天地,澎湖之水为之不流。哀哉!亡国之民也。”

  台湾巡抚唐景崧在给朝庭的电函中一再表示:“割台,臣不敢奉旨,且王灵已去,万民愤骇,势不可遏;奸民并乘此为。朝廷已弃之地,无可约束;倭人到台,台民抗战,臣也不能止。”对朝廷,甚至达到“无泪可挥,无词再请”的地步。

  此时的台湾,反对割让的浪潮席卷全岛,但终究未能挽回被割让的惨局,台湾沦为日本帝国主义殖民地长达50年之久。

  1895年10月,台湾抗倭“黑旗军”首领刘永福在与日军拚光实力以后,被迫带领家眷和十几个亲兵,乘坐英国商船内渡厦门。在他之前内渡的丘逢甲,则回到祖籍广东蕉岭,他把书房取名为“念台精舍”,为儿子取名为“丘念台”。1896年,丘逢甲满怀悲愤地写下了《春愁》一诗:“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惊心泪若潸。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后来,丘逢甲投入辛亥革命的大潮。1912年,丘逢甲病逝,弥留之际嘱咐家人:葬须向南,不忘台湾。

  2014年9月7日凌晨,来自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日本语文研究所教授陈鹏仁一行第一次到达清朝北洋水师的诞生地、中日甲午战争的主战场所在地刘公岛畔。当陈教授一看到刘公岛后,他再也没有睡意,心潮无比激动。

  120多年前在这里发生的那场战争,竟让日本占领了台湾50年,那种当亡国奴、被殖民的滋味是数代台湾人所不能忘怀的。这种刻骨铭心的历史耻辱感,让许多同胞深受感染。

  在甲午战争中,威海卫及周边百姓深受日军之害,其生命和财产遭受了很大损失。“倭人肇,扰及海疆,宁海、荣成、文登三州县相继陷落,官府民舍焚掠一空,僻壤穷乡蹂躏几遍。及末被扰害之处,亦多闻警逃避,资粮抛弃、耕作失时,小民颠沛流离,较水火灾伤尤甚”。日军为满足军需,烧杀抢掠,“突围村庄,操戈入室,持刀登堂。拆毁我屋防,搜取我衣裳,糟蹋我黍粟稻粱,屠杀我鸡犬牛羊。一至黄昏,四起火光,当此时也,朔风凛冽,天气惨凉,饥寒之儿童,暮寝雪地困惫之妇女,夜走山岗”。

  对此,《威海市志》有具体详实的记载:林家院村约十余头耕牛只剩下三头。邵家村、后亭子夼,猪羊全被抢走。皂埠、后峰西两村的粮食,都被抢去喂马,他们挨户抢劫财物,到处抢劫店铺。宋家洼村房屋被烧毁80余间,丁家庄被烧毁大半,后亭子、长峰等村大都被焚。尤其令人发指的是奸淫妇女、残杀人民……仅长峰、海埠、九家疃三村,就有四十多人惨遭杀害。

  1895年2月11日,一个日本兵闯进长峰村丛大庆开设的小铺,乱抢东西,农民丛平安举起镢头将其打昏在地,一群日寇闻讯起来,秀才丛绳泽挺身而出,与日寇头目讲理,日寇当场将丛绳泽兄弟杀害。这引起了百姓的反抗,这一事件中,共有17名农民牺牲。

  对清政府来说,不仅需要支付日本威海卫占领军军费50万两库平银,更重要的是,日本以此要挟清政府签订了《中日通商行船条约》和《通商口岸日本租界条约》,获得了与西方一列强在华同等的贸易优惠,并增开了津、沪、厦、汉四个租界,为日本在华攫取大量经济利益打下了基础。

  在甲午战争中,清政府“处处低头”,“中国这个气泡已经爆破了”,泱泱大国惨败于蕞尔岛国,清政府的虚弱暴露于天下,“向全世界证明了那个国家的衰弱和无力抵抗侵略”。战争结束之际,《泰晤士报》驻巴黎通讯员称:“清国现今已完全颓废老朽,显然将成为欧洲各国之祸根。因而今日乃是结束处理清国最恰当之好时机,使之尽快归于欧洲各国共同占领。目前虽不一定有必要将其州县分给各国,但为处理清国,首先如同在非洲一样,将其作为保护国分割之。”

  在中国古代,中国与琉球保持着宗藩关系,明、清政府多次派使臣,册封琉球国王。明洪武五年(1372年)以后,琉球王国一直使用中国年号,奉行中国正朔,外交条约、正史等,都用汉字书写。

  日本对琉球觊觎已久。1875年,日军开入琉球,禁止琉球进贡中国和受大清册封,用明治年号取代中国年号。1879年,日本宣布“废琉置县”,将琉球国改为冲绳县。琉球被强行设县后,多次派人前往中国呼吁救援。

  自1879年日本武力吞并琉球国至1945年美军解放琉球,中国从未与任何国家就琉球主权达成协议。日本吞并和占领琉球国在国际法上明显属于非法。

  从明清古籍可知,钓鱼岛地区位于中国福建海域,与琉球岛相邻,属于中国固有领土。1895年1月,中日甲午战争期间,日本以文书作业的方式,乘胜将钓鱼岛编入日本版图,划归冲绳县管辖,不作占领宣告、不通知对方、不列入条约。因此,日本所行的并非国际法的先占法理,而是不法侵占、秘密窃占。

  1943年11月26日,中美英三国在开罗达成的《开罗宣言》明确宣示:“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所有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列岛,归还中华民国。”

  甲午战争出人意料的结局,刺激了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的胃口。欧美列强看见东方刚刚崛起的小国日本打败了中国,便认为这个东方巨人已经躺在“死亡之榻”上,瓜分这个巨人“遗产”的时机已经到来,纷纷在中国占领租借地,划分势力范围,抢占路矿权利,控制中国经济命脉。中国名义上保持着独立地位,实际沦为半瓜分的状态。租借地有期规定,除旅大和威海卫25年,胶州湾、九龙、广州湾均为99年,其后日本接手旅大租借地,迫使中国订约允诺“展至99年”。租借地期限如此之长,实质上是要侵占中国领土。另外,所谓租借,租借国可以不付一文租银。

  按照条约规定,清政府被迫付出2亿3千万两白银战争赔款,三年还清。清政府每年付出8000万两赔款,相当于一年财政收入。这是清政府无法承担的。清政府只得忍痛向法俄、英德银行团,发起三次大借款,共借得外币折合约3亿白银,扣除折扣、佣金,实得2亿6千万两白银。此银交还日本外,所剩无几。三次大借款,中国除忍受苛刻的政治条件外,经济上遭受重大损失,借款期内,中国要付出本息可能在6至8亿之间。再加上几年后《辛丑条约》,本息差不多10亿两白银赔款,中国被牢牢捆绑在欧美和日本的债务单上,国家的贫穷落后是不可解开的结子。

  中国付给日本的战争赔款,这在当时日本想都想不到的一笔巨大收入,这笔巨款中近2亿7千万转入临时军费和扩军支出,用作扩充海陆军等军事费用以及扩大军事产业基础。其中建立八幡制铁所(今天属于全日铁)这样的大型钢铁厂,只用了58万日元。同时它还提出了5千万日元作为储备金,建立了金本位制,打下了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基础。

  甲午战争的胜利给日本的侵略野心带来巨大的刺激。日本从一个东亚小国成为“亚洲巨人”,变成帝国主义国家。日本的资本主义经济基础、军事工业基础以及教育基础,都是靠甲午战争中攫取的不义之财打下的。正是在此基础上,日本在1905年取得了对俄战争的胜利。这个基础,也成为此后日本制定大陆政策、企图一举灭亡中国的奠基石。

  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响后,日本借口对德国宣战,出兵青岛,提出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不久占领济南和胶济铁路线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在中国发动局部战争。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叫嚷“三个月灭亡中国”。但是中国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坚持了长达8年的抗战,在苏联、美国、英国的支持下,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在目前流通的一万日元钞票上,印着一个身穿和服的日本人,他就是被誉为“日本近代文明缔造者”的著名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1835年—1901年)。正是这个出身低贱而又性格叛逆的学者,在100多年前将原本崇尚中华文明的日本引上了“脱亚入欧”的道路,并推动日本一步步走向了侵略扩张。

  二战后,台湾人民视他为“最可憎恨的民族敌人”,朝鲜人民把他看作是“破坏朝鲜近代化的民族敌人”,在一些学者的眼中,他更是日本侵略亚洲路线的基本设计者,堪称“日本近代第一个军国主义理论家”。而福泽“脱亚入欧”的理论至今仍在影响着日本的发展,可以说是现今日本政治右倾化思潮的总根源。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