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东方红665”载重车——造军车 干劲足 采访稿

发布日期:2022-07-16 21:47   来源:未知   阅读:

  曹福良,1932年出生。1954年从上海客车厂支援至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1958年从长春一汽调至洛阳第一拖拉机制造厂,一直从事油漆喷涂工作。新中国制造出来的第一辆卡车、第一辆轿车、第一辆拖拉机、第一辆军用越野载重车、第一辆704式坦克等的喷漆工作,均出自其手。

  网易汽车:看到您77岁的高龄身体还这么好,我们非常高兴。请您回忆一下,您当初是怎么来到洛阳一拖的?

  曹福良:刚开始我在上海客车厂搞喷漆工作。1954年全国支援长春一汽,我就从上海去了长春,到一汽之后还做汽车的喷漆工作。1958年4月,洛阳第一拖拉机制造厂正在筹备阶段,全国支援洛阳一拖,我也从长春调到洛阳一拖。

  调到一拖,我的工作还是负责喷漆。那时候一拖的厂房只完成了一个外壳,工厂正在安装设备。我管总装车间的涂装线,第一台东方红拖拉机的制造,全部都是用手工喷出来的,那时候还涂装设备还没有安装完。

  曹福良:困难多了,那个不合适这个不合适,所有的困难都要想办法解决。那时候有个说法叫:“没有专门设备,却有万能工人”。

  最难的一件事情是没有吊车。在制造第一台拖拉机的时候,车架、后桥非常重,都是大家肩扛手抬,抬起来的到支架上,然后组装。后来我们就用铁架子支一个简易的滑轮,笨重的设备一群人上手,用滑轮拉起来,这样解决了很大问题。

  另外,那时候一拖不光没有油漆设备,更严重的是厂房里的地是土面,在这样的环境里作业,喷漆效果肯定不好。于是,大家就在地面上洒上水,搭个棚子,防止灰尘落在车身上。喷好后,又没有烘烤设备,只能靠自然风干。

  网易汽车:中国第一台越野军用载重车的制造您也是参与者,请您讲讲这段历史。

  曹福良:我是在1966年开始搞越野载重车试制的时候就去了。665越野载重车刚开始并不是在665分厂制造,而是在一拖冲压分厂专门制造大马力拖拉机的大马力车间搞出来的。

  曹福良:不是,那时候国家的工业基础很薄弱,技术也落后。665军车的制造仿制了很多国家的军车。底盘仿制了法国的GBC越野汽车,发动机是仿制的捷克斯洛伐克的太脱拉风冷发动机。

  曹福良:外观我们没有仿造,是我们自己制造的。刚开始的时候,汽车轿厢全是自己设计手工打造,期间经过好几次的改变才最终成型。

  网易汽车:就这样,第一辆665越野载重车造出来了,当时搞类似庆功的仪式了吗?

  网易汽车:到了一拖,您先制造中国的第一台拖拉机,后来又制造第一台越野载重车,您是什么心情?

  曹福良:665分厂是在1966年5月份成立的这个机构,我是第一批人员,在技术科,还是管汽车的涂装。说实话,我当时心情没什么变化,只是国家要造军车了,拉榴弹炮用的,大家的干劲很足。

  那时候我们什么也不考虑,都是一心一意搞工作,思想单纯的很。上面有任务,哪怕不睡觉也要赶出来。

  曹福良:那时候机械设备基本上都有了,困难小多了。和搞拖拉机一样,军车也是手工涂装的,只不过在涂装军车时,用了一个一个大功率吹风机,把车身的油漆吹干。

  曹福良:不错了,刚开始没有什么标准来考核这辆车的性能。1979年对越南自卫反击战,我们的军车接受住了考验。665载重车200匹马力,马力大,在越南时很多车涉水熄火,我们的车没问题,前面推一辆走,后面再牵引一辆。

  另外,我们的(665越野载重)车的发动机是风冷的,不管温度多低,都不影响使用。其它军车是水冷的,很多人在车体下面生火给车加温然后才能启动,我们的不用,一打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