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讲真,后市场企业没有创新这“两把刷子”,怎敢在“江

发布日期:2020-05-20 02:19   来源:未知   阅读:

最近我收到几本新出版的“汽车易损件”杂志,看后很有感触和受益。我在从事汽车工业过程中,也有不少时段与汽车后市场的汽车易损件有过关联,现在汽车易损件的事业有了很大变革和进步,为汽车后市场的整体发展起到很好的作用和影响。

在50年前,那时发动机的缸垫是用石棉和铜皮包起来的,在北京的小工厂里,多是女工用模板划线,然后用剪刀剪出来,包上铜皮,这样用上二三万公里就容易漏气,就得把缸盖打开更换,当年有的司机就在自己驾驶室上挂两三个缸垫,以防不时更换。还有发动机的曲轴轴承室铁板上镀锡的,很难承受曲轴转动压力,用上五六万公里就得更换,这样几乎把发动机来个全解体。现在的发动机已经把这些问题全部解决了, 在整个周期, 几十万, 上百万公里却不用换。因为如果把发动机全拆开,那么电子器件,电喷精密零部件再装时,效率会受到很大影响。这种事件现代的汽保人员已经作为故事来听了。

但汽车是一个十分复杂、运行十分强化的机器,即使上面的事件不发生,但仍需要在不同时段进行易损件的更新工作,特别是现在的内燃机。汽车仍是汽车易损件更换的重要对象,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把安徽蚌埠作为各种滤清器的产业基地,一次带几个滤清器厂长到美国,引进当时德纳公司的滤清器技术,并且规划设立滤清器研究院,并且配置了电子的滤清器过滤测定器,把滤纸通过不同颗粒的传递,来检查滤纸的质量。这样就在美国买了不同颗粒的土”,现在叫不同类别的“PM”,一磅要10多美元。这样回来后,说从美国买回来的“土”,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员说:还要花大钱买美国的土,我们土地上就没有土吗?这说明当时刚刚开放,对新的技术不了解是可以理解的。至今我们有上千家滤清器企业,蚌埠也有近百家,但我们做空气滤清器的滤纸得全部进口,国内有的滤纸企业做出达到国Ⅲ的滤纸,但要做国Ⅴ的就不行。现在国际上是用双侧滤纸,复合起来的,线粗后细,做纸的技术十分复杂,原材料需要长纤维,国内也没有生产,这样滤清器企业只能生产外壳,滤芯的材料还得进口。应当说世界上,两三千年前纸的发明是中国,但一些先进工业用纸,却没有工业化,这说明,我们要面对现实,不断创新,才能做到自主立足,有话语权的地位。当然我不是说我们汽车零部件要百分之百的都要自己干,但关键的核心是一定要把它干好,这里面有个机制问题。纸是属于轻工行业,这样围墙篱笆现象的问题还不少,这种机制一定要在当代改革开放中把它放开,要集成合作,融合,才能促进我们汽车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在全球化年代,国际分工合作是必要的。我访问博世公司时,他们生产发动机电喷的喷油器时,要用精密弹簧,而且一致性要求很高,这样德国生产有困难,就到瑞士采购,因为瑞士是手表大国,精密弹簧水平很高,这样博世就采购瑞士的喷油器弹簧,这是很合理的办法。现在的博世喷油器已不用弹簧,改用压电陶瓷,精密度,速度的适应能力进一步提高。可以说我们走向汽车智能化年代,要用成千上万种的多样化传感器,这当中都要用工业陶瓷材料。陶瓷工业已大量进入汽车产品中。如汽车后处理排放装置上,如三元催化器的载体就是精密陶瓷器件。现在国际上好的三元催化器可用15万公里左右。国产的,水平跟不上大约10万到8万公里。如果不换,排放水平就降下来了。我去过江苏宜兴有两三家三元催化器企业,做陶瓷载体的,老板说国Ⅲ可以做到国Ⅱ东西要小,孔更细,要求更高,就做不了。这样可以说三元催化器也可能会列入汽车易损件的行列中。

现在新能源汽车,智行化汽车的后市场工作刚刚开始,都需要哪些易损件,还需要探索实践才能更好为开展这些新车型开展售后服务工作。

最后,我想加一段关于新时代丰田精益生产方式的汽车设计思路,可总归纳为六个字,即“等强度,等寿命”,即在成千上万零部件中,过去是强度不一致的,如变速的齿轮和离合器强度差别很大,这样就得经常去换离合器的片,而车辆报废时,齿轮还是很好的,这叫冗余强度,可以说是一种浪费。这样精益设计方式要尽量做到大家强度都差别不大,而更有寿命纸的零件,要提高强度,达到等寿命。这种设计目前已大量应用数字化设计和实验,方式获得不断提升改进。所以说从长远看汽车易损件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少,这是提升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一个途径。当然这种方式不会短期的,一朝一夕的,而是一种进化方式,渐进的改进实施,而最终达到理想的水准。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